诛神之怒最新章节,李凤凰 幕萧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诛神之怒

小说:玄幻

作者:幕青山

角色:李凤凰 幕萧

简介:五年风尘磨一剑,横刀立马溢锋芒;黄沙百战穿金甲,怒欲斩剑向山河!本尊,乃万朝之主,天下诸朝无不臣服!本尊,就这是天下,本尊,就是这王朝!圣神又如何?众神之主又当如何?本尊,注定是这三界主宰!

诛神之怒

《诛神之怒》免费阅读

数万年前,三界圣战爆发,来自神界的一颗赤红色珠子穿越三界屏障下落凡间。数万年后,下梁国的少年幕萧与其父随军入山打猎,少年误食赤珠,致其修武天赋尽废,大病三载,终成锁灵废体。天赋陨落,少年未承其父神勇护国将军之功,南域诸国皆笑之。

……

龙州历,二百零六甲子,庚子年,下梁国。

“斩!”

高高在上的地方,下梁王彭国彰下了杀人令,他目光睥睨着刑台上的待杀少年,尽管此少年的父亲曾经为下梁国立下过赫赫战功,尽管他知道其父亲是被冤杀的忠骨良将,但是,他们父子既然成了上唐国那位天才公主的绊脚石,自然死不足惜。

刑台上,刽子手用一只大脚狠狠踩着少年的脖子,将其重重踩入断头枕,就像是在踩死一只蚂蚁。

“呸!卖国贼!你们父子贼人都该死!休想让俺手下留情!”刽子手睥睨着脚下的少年死刑犯,眼神里只有凶狠,却根本没有丁点对一个十三岁少年该有的怜悯。

少年便是幕萧,下梁国曾经的护国神将之子。而如今的少年浑身戴着沉重的镣铐,脑袋被踩在断头木枕上,刽子手的大脚仿佛要将他的脖子踩断,他知道,自己的头颅即将要被斩断,了结一生……

五年之前,天才幕萧的名号还曾在南域诸国中名噪一时,他与上唐国那位天才公主李凤凰的婚约也正是在那个时候确立。

然而,谁又能想到。

随军入山的幕萧,意外误食了一颗赤色珠子,随后,一切都变了!

少年大病三载,虽终不治而愈,却成锁灵废体,天赋尽失。而如今,他父亲幕青山又因叛国罪被杀,神将府被灭门,现在,他是神将府唯一一个还活着的人,但是,生与死已经不那么重要了,因为今天他就要被当众斩首示众。

刑台上,刽子手将一口烈酒喷在七尺长的大刀上,迎着烈日举起砍刀,准备要终结少年卑微的生命。

“凤凰公主驾到!”

此时,刑场远处,一支金色的骑兵军团正在快速行进,百余名骑兵器宇轩昂,着金色重铠,配红绫红斗篷,胯下高大骏马押着富有节律的步伐,震得整个大地都在跟着震颤。

“是上唐国的金麒麟骑兵!”有人认出骑兵的身份。

金麒麟骑兵,是上唐国最为精锐的骑兵,在整个觐唐王朝所属都拥有着赫赫威名。骑兵队伍很快进入刑场,为首的金铠将军抬手止住队伍的行进,目光扫过刑台上的下梁王彭国彰,冷声道:“下梁王,凤凰公主驾到,还不前来接驾!”

彭国彰连忙起身,快步到金色马车前,恭敬道:“恭迎公主殿下驾到!”

下梁不过是区区下等属国,而上唐乃是上等属国,二者实力有如天壤之别,即便他面对的是上唐国的一个公主,却依旧不敢有丝毫怠慢。

“有劳梁王了,本宫此次前来,就是要与幕萧当众解除婚约,随后对他要杀要剐,依旧是梁王……你说的算!”

话音落下,一名衣着华贵的少女在两名婢女的搀扶下,走出金色马车。

“她就是天才公主李凤凰?”“好惊艳啊,当真是美貌的天之骄女啊!”“听到没,公主殿下是来与那卖国贼子解除婚约的?”“大快人心,大快人心啊!”

一时间,百姓围绕李凤凰的议论声四起。上唐国公主成为众人焦点,但她依旧神情自若,似乎早已习惯了高高在上,她将目光投上刑台,终于看到了那个少年人……

李凤凰在上唐国国公范渊和下梁王彭国彰的陪同下走上刑台。刑台上血腥气味重,李凤凰掩住口鼻,她迈着青莲般的步伐缓步走近,居高临下地看着如今狼狈的少年人。

幕萧忍着剧痛艰难抬起头,青莲般的少女在烈日的照耀下神圣而高贵,这是他第一次与李凤凰见面,可笑的是,却即将成为最后一次。

“本宫,是来与你解除婚约的,你不要会错了意,本宫无意于救你性命!你,我,本就是两个世界的人!如今的你……”少女声音高贵,她话音顿住,唇角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似乎在告诉所有人,面前这个少年人的生死,她一点都不在乎。

幕萧缓缓低下头去,用低沉且沙哑的声音说道:“我一个将死的人,与我解除婚约,有这个必要吗?”

“自然是有的!”李凤凰语气依旧高高在上,声音高贵地说道:“你要知道,你是死刑犯,本宫是觐唐王朝有名的天才公主,本宫的未来是天高海阔,而你,没有未来。本宫绝不会允许我的人生出现任何一丁点的污点,哪怕这个污点是一个死人……”

杀人诛心!

李凤凰的话就像是一根毒刺刺入少年心中,他再度抬起头望着面前身份无比高贵的少女,忽然自嘲地笑了:“好一个天高海阔,好一个污点!我幕萧何故就混到如今连当一个污点的资格都没有!”

“资格?”下梁王彭国彰脸上泛着嘲讽,“公主殿下乃天之娇女,在整个觐唐王朝都名冠天下,五年前的你可能还有那么一丁点资格,如今,你有什么资格?你就是一滩烂泥,一滩即将臭死的泥!”

虽然知道梁王是在拍自己马屁,但是这话落到李凤凰耳中却让她觉得很舒服,她心里也是这么认为的。

“烂泥……烂泥……一滩烂泥……”少年脸上自嘲更盛,用低沉的语气反复重复着同样的话,他忽然回想起自己这五年来的经历,天赋尽失,大病三年,亲眼目睹亲人朋友一个个被囚禁杀戮,如今这世界上就只剩下他自己苟延残喘,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他抬起头,望着面前这些陌生且狰狞的面孔,他忽然觉得这些人仿佛都来自于地狱,眼中都是如虎狼般凶残的恶。

许久,幕萧收敛自嘲,他目光扫过面前众人,突然抬高声调,喊道:“幻生还幻灭,大幻莫过身!我一个将死的人,又有什么好怕的!可是,你们就能这么肯定,我幕萧就再无出头之日?”

幕萧这一句话却逗笑了所有人。刑台下看热闹的百姓肆意大笑,刑台上包括李凤凰在内都像是在看小丑一样看着少年。

“一个死刑犯,还谈出头之日!可笑,可笑至极!”上唐国公范渊脸上满是嘲讽,他一甩衣袖,一张契约缓缓飘落在幕萧身前。

“这是解除婚约的契约!来人,让他按下血印!”范渊话音方落,他身后那两名高大的金凯骑兵快速上前,像拖拽小鸡一样将幕萧拖到那张契约前,在契约上按下了幕萧的血手印。随后又像扔垃圾一样将幕萧扔了回去。

幕萧被扔回到木枕上,不过此时的他却躺在了木枕上,仰望向天空的目光就像是一滩死水,再无生机……

李凤凰俏脸上依然满是嘲讽,随后她从腰间取下一枚金配,随手抛向幕萧,那金配映射着阳光划过刺眼的轨迹,正好落在少年胸前。

“这是本宫的凤凰金配,或许,你注定活不过今日的午时三刻,但是,既然你现在这么不甘心,这金配就送给你当做一个约定!假如今日你能逃过这一刀,将来你真有了出头之日,以本宫的天赋和地位,又何惧与你挑战!”

李凤凰的语气仍旧高高在上,看向幕萧的目光依旧像是在看着一个跳梁小丑,嘲讽之色却越来越浓:“不过,事实是,你今天就要死!死了,便一了百了,或许,对于一滩烂泥来说,死了,何尝不是一种解脱,你说呢?”

话音落下,李凤凰便不再看幕萧一眼,转身朝着刑台下走去。范渊和下梁王紧跟其后,李凤凰对下梁王轻描淡写地吩咐:“下梁王,本宫的事已办成,这个人,可以……消失了……”

下梁王连忙九十度躬身:“听从公主殿下安排,恭送公主殿下!”

李凤凰走进金色马车,金麒麟骑兵调转方向准备离开,李凤凰掀开马车帘子最后望了一眼刑台,刑台上,那少年仍旧躺在木枕上仰望着天穹,宛若活死人!

金麒麟骑兵逐渐走远。马车里,李凤凰目光笃定,她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身影,这个人便是让她不择手段的真正根源。

为了那个人,他们父女俩陷害忠良、杀人退婚,李凤凰让自己没有任何污点的目的,都是为了那个高高在上的人!那个人,拥有着王朝储君的高贵地位,拥有着惊采绝艳的修武天赋,是李凤凰即便不择手段也要想方设法攀附的人……

然而,幕萧和他那被冤杀的父亲,便是这位天才公主追求更高权柄道路上的绊脚石,此时离开的李凤凰无论如何都不会想到,他曾经可以肆意踩在脚下、践踏尊严的少年人,五年后,会带给她怎样无法想象的结果…………

上唐骑兵很快消失在了长街尽头……

“斩!”

刑台上,下梁王再度下令。

四名大汉重新扯住用来锁死幕萧的沉重镣铐,刽子手再次举起七尺砍刀,刀锋反射着阳光刺痛了少年的眼睛。

此时的少年仰望着天空,手中死死握着那枚凤凰金配,平生第一次,他发现,蔚蓝的天空竟然也会让人如此留恋……

就这样死了吗……

少年缓缓眯起了眼睛……

                           

原创文章,作者:幕青山,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j47.com/9042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