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兮良 韦铭浪《恐怖游戏,考试进行时》在线全文免费阅读

小说:恐怖游戏,考试进行时

小说:悬疑

作者:王限玉

角色:兮良 韦铭浪

简介:兮良和好友打赌输了,深夜进入学校,却没想到碰上了消失的办公室,走廊上的高跟鞋声,还有长脖子的老师。这一切都是他误入了学游考试,学游定期就会发布考试任务,通过了就活,失败了就死。而这些考试,考得可不是书本上的知识,而是人性。

恐怖游戏,考试进行时

《恐怖游戏,考试进行时》免费阅读

兮良觉得他真的是倒了八辈子霉了。

先是一觉醒来身边的一切变得熟悉又陌生,朋友家人们似乎没变,然而,年份变成了古怪的魔游时。

关键他还没回味过来,就发现自己这个万年好学生,史上第一乖宝宝,听父母的话,听老师的话,居然听了损友的话,被怂恿来偷考试卷答案,而且还悲催的现世报,撞邪了。

原本兮良不想干这种事的,奈何打赌输了,好基友韦铭浪威胁他说,要是兮良不愿赌服输,他就把兮良偷偷打工,意图悄咪咪报兴趣班的事告诉兮良爸妈。

这招是真的损,兮良不怕输,也不怕激将法,就怕这么现实的威胁。

于是刚正不阿,宁折不屈的兮良就这么弯了,啊呸,妥协了。

不就偷个考试卷答案嘛,兮良作为班长,一天跑十几次办公室,比他上厕所的次数都多,对办公室那可是了如指掌,闭着眼睛都能行走自如。

可是熟悉是一回事,这走不到,又是另一回事。

兮良已经在办公楼里转悠了二十分钟了,还是没有看到他的目标——401办公室到底在哪里。

兮良他们学校的办公楼有点像那种老旧的筒子楼,之前这儿是实验室,后来原办公楼翻修,这边就变成了临时的办公楼。

现在是半夜十一点多,学生早就下晚自习离校了,楼里面一片漆黑,这楼道内又没有灯光,兮良举着手机,一扇门一扇门的照过来,却发现,根本没有401办公室,403过来是402,402再过去就是走廊到头了,那什么401办公室,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其实兮良父母都是伟大的人民教师,比较注重科学发展观的教育,一家人不信佛,也不信耶稣,兮良是坚定的无神论者,唯物主义,但是这会儿他不得不在心里嘀咕一句:

出门不利,撞鬼了。

找不到办公室,兮良也没有办法,只是,要是他就这么出去,和等在楼下的几个损友说:401办公室不见了。

谁信啊!

于是,虽然心里有点毛毛的,兮良还是决定用手机录一段像,表示他没有说谎,而是真的遇到灵异事件了。

然而就在兮良打开手机录像功能的一瞬间,突然有一张惨白的脸出现在了屏幕中。

兮良吓得尖叫一声,条件反射地把手机扔了出去,靠着墙,抱头蹲到地上。

喊叫的回音荡在走廊间,一会儿便消失了,周围重新静寂下来,连一点点杂音都没有。

兮良等了一会儿,似乎并没有什么事发生,才小心翼翼地从臂弯里抬起头。

他的手机落在不远处某扇门口,手机屏在上,将手电筒的光压在下面。

兮良伸长脖子,暗戳戳地瞧了一眼,发现手机屏上的相机窗口已经关掉了,白色的桌面背景,到是让光线更明亮了一些。

兮良磨磨唧唧地挪到手机旁边,慢慢伸出手,想要将手机捞回来。

因为手机的光比较抢眼,将周围的景物都虚化了,特别是兮良正对的那扇门,此时用余光看来,黑洞洞的,仿佛一个无底洞,被开在了门框里。

也许是周遭太过冷清,兮良感觉自己鸡皮疙瘩都起来了,指尖触摸到手机,凉意透过皮肤,传递到兮良全身。

不对!

这不是手机该有的触感,兮良感觉摸到的东西虽然冷硬,却不似手机屏那么光滑,反倒摸起来有细细的纹理。

少年将目光停留在和他交握的青白手掌上,脑袋有一瞬间的空白,那手是从面前的门内伸出来的,只有长长的手臂连着手掌,皮肤下的青筋异常明显,摸着还有些搁手。

兮良惨叫一声,甩开那只手就跑,连手机都不要了。

他也确实对这楼比较熟悉,楼道里漆黑一片,几乎伸手不见五指,兮良虽然跌跌撞撞的,但还是跑到了楼梯口。

这栋楼的年岁有点久了,楼梯按着以前的标准建的,每一级的距离都稍稍显大了,走起来非常不舒服,只是这会儿兮良哪能管那么多,他抓着扶手,几乎是两三级一跳地往楼下跑。

快到二楼的时候,兮良没有估计好楼梯长度,他忘记这段楼梯阶数比上面多,结果一脚踩在台阶沿上,整个人扑了出去。

就在兮良心想着:完了完了,他的初吻怕是要献给地面的时候。

一个柔软的触感贴上了兮良嘴唇的地方,激得他全身的汗毛都竖了起来。

兮良刚一压在底下的人体肉垫上,便刷得又弹了起来,抹了一把嘴,呸呸两声道:“韦铭浪!你要吓死我啊!你怎么在这?”

地上的少年动作倒是迅速,一个鲤鱼打挺,便爬起来,抓住兮良的手就往上跑,边跑边道:“楼下有鬼,不能下去,周袂那帮臭小子不讲义气,先跑了。”

兮良被韦铭浪拉着跑了一层,才反应过来,急忙拽住韦铭浪道:“楼上也有鬼,不能上去。”

韦铭浪步子一顿,兮良没刹住车,直接撞在了韦铭浪背上。

兮良用空着的手摸了摸鼻子,哼哼唧唧道:“你做什么?疼死了。”

他退开一步,很快便看到,从四楼楼梯口伸出来的细长又惨白的手臂。

兮良脸色剧变,更让他崩溃的是,他仿佛听到楼下有什么东西上楼梯的声音,听起来像是高跟鞋踩地的响动。

韦铭浪没有多犹豫,扯着兮良便进了三楼的走道。

穿过走道,再拐个弯,就是教学楼,兮良虽然心里小鹿乱撞得都能撞死好几只了,但是他不得不说出一个事实:“你往这跑干嘛?教学楼二楼的铁门晚上是锁起来的,根本出不去。”

你是要跳楼吗?

韦铭浪回答的随意:“没打算现在出去。”

他说着便跑到一间教室的门口,在门框上摸索了一阵,拿出一把钥匙,将门打开,拉着兮良窜进门里,而后反身把门锁上。

兮良靠在讲台旁,呼哧呼哧地喘着气,刚才那一顿跑,现在停下来,感觉腿都软了。

韦铭浪锁好门,便啪得一声打开教室的灯。

兮良喘了一半,差点没一口气上不来,呛死,他咳嗽了两声道:“你开灯干嘛?要是被巡逻的门卫大爷看到,我们都要被记过的。”

韦铭浪将钥匙往口袋里一揣,随便找了一张桌子坐下道:“你傻啊!记过重要还是命重要?一会儿那鬼追上来怎么办?”

兮良认真地思量了一下道:“记过。”

韦铭浪:“……乖宝宝,你清醒一点。”

兮良:“我很清醒啊,毕竟我觉得教导主任比较可怕。”

正说着,仿佛是有感应一般,兮良抬起头的瞬间,便看到后门的窗户边站着一道人影,虽然不是教导主任,却也把他吓了一大跳。

兮良拉了拉韦铭浪道:“语文老师来了,我们出去吧,想想一会儿要怎么解释。”

韦铭浪顺着兮良的目光转过头,却突然抓住兮良打算开门的手道:“别动,那不是语文老师,语文老师前天就开始休产假了,今天在办公室还听其他老师说代课的问题。”

兮良一惊,也记起了这事,默默将按在门把手上的手缩了回来。

那像是语文老师的人就静静站在窗户外,紧紧盯着室内的两人,把兮良看的后背都出了一层冷汗。

不一会儿,也不知道是不是兮良的错觉,他感觉语文老师的手臂和脖子开始变长了,就仿佛面条一样,缓缓的,一点一点的拉长。

                           

原创文章,作者:王限玉,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j47.com/9043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