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后夫人她每天都在努力营业霍东辰 唐箫最新章节在线免费阅读

小说:重生后夫人她每天都在努力营业

小说:现代言情

作者:二月风声

角色:霍东辰 唐箫

简介:【重生+甜宠+双强】唐箫死了然后当了一年的鬼。上一世,唐箫是京城名媛圈的高岭之花,清醒又傲慢,是个妥妥的人生大赢家。可谁都没想到她赢了一切却在婚姻上输得一败涂地当了一年鬼,也不知道感动了哪位心软的神,她重生了。她不计较一切,决心过好这一世,自己的老公自己疼,所以努力改变自己的人设,努力营业当个好太太。直到某天,霍某说“宝贝儿,别为我改变自己,我想要的是那个洒脱不羁的唐大小姐。”得叻!

重生后夫人她每天都在努力营业

《重生后夫人她每天都在努力营业》免费阅读

唐箫像个幽灵一样天天围着霍东辰转。

不对,她本来就是个鬼。她都死了一年了。今天是她的第一个忌日,昨年的今日傍晚时分,她淹死在了海里。

唐箫还记得昨年的今天是个阴得让人压抑的天,而今日风和日丽,街边草地上的橘猫敞开了肚皮的晒太阳,每一处都弥漫着人间的温暖。

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今天没有一点特殊,早上急公交地铁的上班族,踩着单车赶去学校的学生,忙活的包子铺老板,公园玩耍的小孩儿……都该干嘛干嘛。

但对于霍东辰来说,今天是尤为特殊的一天,他今日格外的沉默,在花店买了花就一言不发的驱车去了西山陵园。

此时的陵园就只有霍东辰一个人,作为鬼的唐箫第一次看到这么多鬼。

其实刚开始都挺正常的,因为无论在哪,霍东辰从来都是一个不外露感情的人。直到霍东辰靠着她墓碑坐了下来。

空洞的眼里全是无助,脆弱和苍凉,像是被挖去了灵魂一般。

唐箫顿时红了眼,比被人掐住了脖子还要难受,她垂着脑袋眸光暗沉的看着靠在她墓碑上的人,苦楚都哽在喉头上,说话都不利索了,她颤声说:“哎呀霍东辰哎……你来看我就来看我,你哭什么哭啊,多丢人啊,哭没用的,别哭了……”

唐箫想,如果他能听到自己说话那该有多好啊。只可惜啊,自己没珍惜能跟他说话的日子。

“让他哭吧,我们不嘲笑他。他给你带来的苹果可真甜。”唐箫墓碑隔壁那年轻墓主人正蹲坑一样蹲在他自己个儿的墓碑上啃苹果,不过因为都是鬼,所以只能吃人给供奉的食物的精气。

那鬼饶有兴致的看着这边的一人一鬼,那鬼呲溜完唐箫给他堵嘴的苹果,把果核几精气毫无道德的随往后一抛,“啧啧啧”了几声,他站起身,踩着自己墓碑做了几下扩胸运动,然后闭眼,直面大地毫不犹豫的栽了下去。

嘭——

唐箫红着眼侧头看着那只无聊的鬼:“你看不见现在什么状况吗?别那么多戏行不。”

这鬼很瘦,病态的瘦,宽大的衣裤套在身上,一双眼睛遮在发帘里,唐箫知道他生前是因为抑郁,所以自己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但现在根本就看不出一丁点抑郁的样子。

抑郁鬼站起来,摸去脸上沾上的尘土和草叶子,他双手插裤兜悠闲的走到唐箫身边一脸审视着靠在墓碑上男人:“啧,你两长得可真配,他长得可真俊,应该有八块腹肌。欸欸欸,听陵园里的鬼说你是淹死的啊。话说,你老公这么爱你又这么有钱,怎么说你都不能被撕票啊。”这鬼困惑极了。

唐箫一时失神,良久,才魂不守舍的说:“我不是被撕票的。”

她不是被撕票的,她掉入海里后那些绑匪还着急下水捞她呢。

那跳楼鬼一时来了八卦的兴趣,穷追不舍的问:“那你的死是怎么回事?”

昨年的今天,乌云一天都像一张黑色的大毯子悬在城市上空,很是让人压抑。

那天,她刚签了霍东辰律师送来的离婚协议就接到一通电话,电话那头自称是霍清州的秘书,说是霍清州找她并在月亮湾等她。

月亮湾她听都没听过但还是跟着导航开了两个小时车,路越走越偏僻,最后一段路还要穿过一片阴黢黢的林子,到达月亮湾后,天已经灰蒙蒙的了。

月亮湾是个偏僻的早已经荒废了的码头,破败不堪,荒废老旧的渔船被拴在水里睡着浪起起落落,远处还立着一处满是锈迹的钢架房。这里根本就没有路,确实被潮涨潮落而携带至此的泥沙和垃圾。

幽静的环境很是渗人。

唐箫越想越不对劲,第一反应就是这是个无聊的恶作剧。

她打霍清州的电话,电话关机。

她将通知她的那个号码打过去,也是关机状态。

她觉得这不是巧合,即使对车外的环境感到害怕但还是极力说服了自己打开车门下车,一下车她才发现泥滩上有新鲜的脚印,她随着脚印望去,脚印一路连到那处锈迹斑斑的钢架房。

这时唐箫看到有人从钢架房走了出来,由于天色已经很暗,她看不清脸,一共有四个人。

唐箫发现不对,连忙掉头准备开车逃离这,但一回头就发现不少身形魁梧的男人从林子里走出来。

她加快了逃跑的动作,她紧张得手直抖,刚插上车钥匙车窗就被人敲响了,车外围满了人,个个都是不要命的。

出头的那个直接一锤砸在了挡风玻璃上,唐箫直接吓叫了出来,那玻璃瞬间被锤成了蜘蛛网,但就在这关键时刻车子怎么都打不燃火,无论怎么试都打不燃。

她缩在车里想都没想就给霍东辰打去了电话,也是在那一刻她才发现,原来自己已经习惯依赖霍东辰了。

这个电话他没有接,当手机里响起毫无感情的机械女声的时候,她第一反应不是她现在所处的环境,而是一种后知后觉,她已经签了离婚协议,从此两人就该形同陌路了。

那伙绑匪用铁板手暴力的敲碎了车窗。

她被绑架到了一艘游艇上,绑匪不止绑架了她一个人,还有她昔日的闺蜜苏媚。

绑匪轮流给霍东辰和霍清州打电话索要赎金,绑匪两天都没联系上霍东辰和霍清州,所以她和苏媚三天两夜滴水未进,被扔在甲板上听绑匪议论霍东辰会不会拿钱赎她。

“唐箫,你终于把最爱你的人弄走了。”她永远记得苏媚那憔悴落魄但脸上全是得意的模样。

被绑架的第四天,绑匪联系上了霍东辰,霍东辰二话不说直接拿钱赎人,全都按着绑匪的意思干,三个亿,不报警,并且护送他们出国。

霍东辰的这个做法对唐箫来说是情理之中意料之外的。

苏媚听了这个消息,流着泪一脸绝望的说:“你赢了唐箫。”她的眼里已经没有一点光了,她淡淡缓缓跟唐箫说:“你真是好命,一生下来就站在金字塔顶端,什么都不做就有人为你赴汤蹈火,而有的人做了一切却什么都得不到。”

苏媚摇摇欲坠的望着海面:“你那晚喝醉是我故意的,根本没有霍东辰的事,你们只是阴差阳错的有了那晚。我很卑鄙,但我觉得…我觉得我没错,我只是想阻止你们结婚。”

苏媚挑了个好时机,趁着晚上松绑吃饭的时候抱着她双双跌入了大海。

她不会游泳,她在水里看着游轮甲板上吊着的灯泡,听着绑匪们乱成一锅粥的声音,最后渐渐没了意识,但还是记得苏媚最后又想救她。

等再睁看眼,她变成了鬼,别人看不见她也听不见她说话,她触摸不到不属于她的东西,就算生前是属于她的……也拿不起来,除非有人招呼她。但她已经死了,谁会无缘无故招呼一个鬼啊。

有段时间唐箫觉得变成了鬼真好,什么她都能看见听见……

唐箫答非所问的回答了六个字:“怪我有眼无珠。”

那鬼“切”了一声,然后话锋一转说:“我看你老公怎么看怎么觉得他活不长久了。”

唐箫听着这话瞬间收回神,她像一只炸毛的猫瞪一眼旁边的鬼:“你闭嘴!他好着呢,他可是要长命百岁的。”

那鬼端详着霍东辰,一脸沉寂的说:“我可提醒你啊,他这样子真的危险,像是要去寻死的眼神。”

“说不来话就别说话!”唐箫大步去拿起墓碑前的苹果又向这鬼砸去。

“这个苹果也给我了?谢谢哈。”这鬼一伸手,轻轻松松的就把唐箫砸过来的苹果给接住了,鬼只能食和用人给自己的东西,除非别的鬼给,或者拿阴币去买,不然就甭想。他都好久没吃到苹果了,自然不会浪费。

他把苹果颠在手里,然后颇为认真的对唐箫说:“真的,我不骗你,我可是有经验的,我当初跳楼前就是这副模样。”

唐箫犹豫了,毕竟霍东辰在她签了离婚协议书那天就这么干过,那群绑匪之所以几天后才联系上霍东辰,因为那几天他都在医院昏迷。

“真的?”

“鬼骗你。”那鬼眼珠子一转。伸出三根手指对天发誓:“虽然我确实是鬼,但真没骗你,我俩邻居好歹都一年了,发誓没骗你。”

正当唐箫还想问点什么的时候,霍东辰已经起身了,他擦去泪水,眼眶赤红的看着墓碑上唐箫的照片,痴痴的笑了笑:“箫箫,我先走了。”

                           

原创文章,作者:二月风声,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j47.com/9046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