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我家族做木业的那些年》梁子 洪庆风完整版免费阅读

小说:我家族做木业的那些年

小说:都市

作者:雨木师兄

角色:梁子 洪庆风

简介:席家的女婿梁子在火车上遇到了发廊妹川艳,陷入不能自拔。从此拉开了梁子、川艳、丁氏一族与洪、陆、席三家几十年的恩怨仇杀的序幕。小说以真实人物为原型,详细讲述了大姨爹“扁头风”一个八零年代的二流子从零起步,建立家私帝国的全过程。

我家族做木业的那些年

《我家族做木业的那些年》免费阅读

席、洪、陆、丁、梁几个家族在虔康县实木家具领域的创业,从上世纪八十年代就开始了。

不过我讲这个故事却要从九十年代开始说。

因为正是这一年,梁子遇到了川艳。

她是一个后来都让洪、陆、席三家子弟听到名字就惊恐万分的变态恶魔。

却又被丁、梁两家人奉为救世主。

那一年,陆雨木他爸陆医师正经营着团结家具厂,他大姨爹洪庆风是厂里的投资人。

大姨爹是本地叫法,即大姨夫。

陆医师与洪庆风各持有团结家具厂的50%股份。

不过洪庆风在数千人的辉煌制衣厂担任厂长,所以不参与家具厂的经营。

陆医师自己担任厂长,主管生产。

洪庆风的儿子席鸿斌担任着副厂长,主管销售,驻扎在武汉的门店里。

厂里还有另一位副厂长,那便是陆雨木的四姨爹梁子,他也是负责销售,驻扎在佛山的门市里。

当时他已经娶了陆雨木的四姨席四妹,有了一个儿子名叫席羽阳。

虽然四姨有点残疾,但梁子那时候家里穷得叮当响,大外公却是大队书记,方圆十里说话最响的人。

这种结合也是各取所需吧。

当然,八十年代中后期,大队书记这个称呼就已经成为历史了,他也在前一年就以大队书记的身份退休了。

如果不是大外公这层关系,梁子即便能力卓越也当不上团结家具厂的副厂长。

那个年代,在南方的乡镇个私企业里,不是亲戚根本得不到信任。

更何况当时的梁子,连自信都不太有。

长得眉清目秀,个子不矮,却弯腰佝背,远远看起来有点猥琐。

做生意方面基本靠洪庆风一手一脚地指导。

据后来长辈们说,川艳当时在佛山经营着一家发廊,不正经的那种。

当然那个年代正经的发廊也不多。

本来梁子也是正经人,是不会去那些肮脏地方的,不应该遇到川艳,但偏偏天意弄人。

有一次从佛山回家的时候,坐了火车。

当时火车非常拥挤,车厢内的过道上站满了没有座位的人。

不过,梁子却是有座位的,他是提前好久就去排了队,买到了坐票。

人与人相互拥挤着,几乎连放脚的地方都没有。

而时不时还有乘务员推着手推车过来,喊着:“香烟啤酒饮料,来,腿收一收。”

川艳,陆雨木也不知道她姓什么,因为她是四川籍的,身边的人又叫她艳儿。

于是家族的亲戚们都以川艳、川婆子来称呼她。

当时她年龄大约十八九岁,就站在梁子座位旁边的过道上。

两人当时还不认识。

川艳只买到了站票。

突然后面一个手推车喊道:“来,这位美女,让一下。”

四面都是人,她根本没地方可让啊。

那乘务员见她没反应,烦了,直接将手推车硬挤过来。

她被挤得站不住,直接栽倒在梁子身上。

川艳当时衣着非常节约布料,露在外面的一半胸部直接贴在梁子的脸上。

梁子被这突然一袭,惊得一阵小鹿乱撞。

她丝毫没有在意这事,反而是梁子非常不好意思。

等手推车走了之后,他就起身对川艳说:“小妹,你坐我这位置吧!”

她也没有拒绝。

因为这个由头,两人相互介绍起来。

一个艳儿,一个梁子,两人聊着天时间倒过得很快。

艳儿坐了两个小时,估摸着梁子也站累了,就又将座位让回给了梁子。

这时候,火车不知道为什么,中途停了车。

那个年代的火车经常如此,毫无征兆地就在某个地方停好久。

也没有乘务员来说明原因。

当然,大部分时候是为了让车。

艳儿、梁子两个人即便轮流坐也都累了。

当梁子要再次起来让座给艳儿的时候,她按住了梁子,不让他起来。

然后就直接坐在了梁子的大腿上。

艳儿身上的香水味让梁子感觉自己大脑海绵体充血,双手有点不受控制,直接就搂住了她。

川艳也没有拒绝。

两人就这么直接抱着坐到虔州站。

梁子到站了要下火车,即便不舍,也只能向艳儿说再见了。

等梁子下了火车,突然就看见艳儿出现在他眼前。

原来她看梁子在这里下了车,也提着包跟了下来。

梁子说:“你不是要回成都的吗?”

艳儿说:“回成都也不差这一天两天的。”

梁子和艳儿就在火车站附近的招待所过了一夜。

该做的事情都做了。

第二天,梁子拿出钱来要给艳儿。

艳儿只是笑了笑,没收钱,也没生气。

梁子给她买了去成都的火车票,把她送上了火车。

她给梁子写了个地址,是在佛山某个发廊。

梁子在佛山守门市,后面自然常常去找艳儿。

只是她从来不收梁子的钱,也不知道她要什么。

其实免费的往往是最贵的,后来的事情证明艳儿是想要梁子带她上岸。

那几年,团结家具厂生意做得很顺,业绩突飞猛进,利润年年翻翻。

厂里很多人都说副厂长梁子功不可没。

陆医师安排他主管生产的时候搞了工资制度改革,用计件制代替了工时制。

厂里在没有增加厂房面积的情况下,直接就将产能提升了一倍,

后因产能提升过快,导致了产品积压,梁子又在佛山打通了销路。

不过,陆医师和席家的人始终认为,主要功劳是陆医师、洪庆风的路线定得好。

没有几个人愿意承认,梁子现在成了厂子的顶梁柱。

毕竟他当初靠娶了残疾的四妹,才得以跟在家族屁股后面混饭吃的。

大年初二,在大外公的老宅庭院内举行家族亲戚聚会。

梁子突然向洪庆风提出想借点钱。

洪庆风疑惑地问他:“你年前刚刚结清去年的工资,怎么可能现在就没钱了呢?”

梁子说:“我看去年很多人都办家具厂赚了钱,我也攒了有两万多,今年想辞职出来自己办个家具厂。”

洪庆风突然觉得大事不妙,没有同意借钱,并且赶紧找了陆医师商议。

陆医师却不以为然,说:“这没什么啊,虔康去年新开了这么多厂,咱们厂不也一样比前年多赚了一倍的钱吗?

市场那么大,多一家厂没什么影响,你不愿意借钱给他我可以借点。”

洪庆风:“别借钱,我们不能让他走了,得想法子拉回来。”

                           

原创文章,作者:雨木师兄,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zj47.com/90469.html